<ruby id="hcjw4"></ruby>
<th id="hcjw4"></th>

<rp id="hcjw4"><strike id="hcjw4"><kbd id="hcjw4"></kbd></strike></rp><em id="hcjw4"><ruby id="hcjw4"><p id="hcjw4"></p></ruby></em>

<th id="hcjw4"></th>

<form id="hcjw4"></form>
<s id="hcjw4"><object id="hcjw4"></object></s>

  1. <th id="hcjw4"></th>
    <dd id="hcjw4"></dd>
    關注微信
    小程序

    沃得掙脫枷鎖,農機行業競爭格局迎來巨變!

    作者:農機通 柳琪 本站發布時間:2022年01月27日 收藏

      2022年伊始農機行業就迎來大彩蛋,1月25日,沃得農機在深交所創業板上市審核中成功過會,這預示著國內農機行業新添一家上市公司,對提高行業知名度和影響力都是極為有利的。

      據悉重慶威馬股份、極飛科技兩家公司也在排隊申請IPO,如果不出所料的話,2022年農機行業將再添二到三家上市公司。

      沃得農機的上市可謂一波三折。

      據行業內知情人士講,早在2017年沃得就已經在籌劃在國內主板上市,并于2020年12月23日正式向深交所遞交上市申請,但由于涉及幾宗較大的爭端及監管機構對IPO募投項目的合理性以及關聯方的巨額資金拆借問題有疑問等,沃得接收了證監會多輪問詢,讓沃得的IPO時間拉得很長,但好事多磨,國內農機制造領域的這家優秀的新銳企業畢竟還是拿到了上市門票。

      沃得一朝掙脫枷鎖,農機行業競爭格局將迎來巨變!

      沃得的上市雖然是一家企業的資本狂歡,但是受影響的極有可能是整個農機產業,對幾個大企業影響最大,尤其是對沃得的幾個競爭對手可能并不是什么好消息。

      在近10年時間里,來自江蘇丹陽市的這家農機企業給農機行業帶來的很多意外和驚喜,給予競爭對手的是有形和無形的競爭壓力。

      在沃得之前,日本久保田在水田機械領域有絕對的競爭實力,其水稻聯合收獲機、插秧機常年蟬聯冠軍,在中國市場一度占據絕地市場份額,產品價格十分昂貴沒有國產替代產品也賺得盆滿缽滿。

      但在2015之后沃得后來者居上,先是在全喂入水稻聯合收獲機之后完美地超越了久保田,也是連續幾年以壓倒性的優勢蟬聯水稻機行業冠軍寶座,重演了久保田當年的輝煌。

      挾水稻機的勢能,沃得接連進軍拖拉機、插秧機、打捆機、植保機、甘蔗聯合收獲機、采機制機等農機領域的“硬核”行業。事實證明沃得的實力真不是蓋的,凡是沃得進入的行業,一方面是沃得會快速取得可圈可點的業績,短時間內名列前茅,另一方面發揮了“鲇魚效應”,讓競爭對手無不心驚膽戰。

      如高速插秧機行業,以沃得和星月神為代表的國產品牌的崛起也倒逼著久保田和洋馬不斷向中國市場輸入新產品和引進新機型,出于競爭的需要把更多的供應商換成國內企業,為了提高產品競爭力,還被迫不斷的調價和推出更實惠的機型。

      沃得干一行成功一行已經是國內農機行業一種現象級的存在,給跨國品牌施加了巨大的壓力的同時也為國產品牌樹立了一切皆有可能的信心和勇氣。

      “快魚吃慢魚”是國內農機行業的底層競爭邏輯,沃得就是“快魚”的代表,沃得的厲害之處就是在體量已經很大的情況下,通過相關多元化戰略仍然保持了收入規模和利潤的快速增長。

      市場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身處一日千里的國內農機市場,企業就像是穿上了童話故事里的“紅舞鞋”,除了沒有了競爭,否則企業的發展速度只能越來越快,根本無法停下來,因為只有全力奔跑,才能跑出競爭的射程。

      快速奔跑的江蘇沃得,的確是一騎絕塵,但是高速度發展也會付出代價的,比如市場快速鋪貨產生的巨大資金占用,比如不斷推陳出新的新產品付出巨大的研發費用,又比如不計成本地跨區作業服務所付出的巨大的成本,這一系列代價和累積就是巨大的資金缺口。

      資金是企業的血液,資金是企業長跑的引擎!在行業的加速賽中,空有好的戰略、強競爭力的拳頭產品,如果資本接續不上,企業就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一個個競爭對手超越自己。

      沒有上市之前,沃得靠內涵式發展、機構投資、銀行融資等間接融資的辦法解決資金問題,間接融資的弊端是時間長、成長高、見效慢。

      全力奔跑的沃得,要想繼續保持以前的速度,甚至加速度,就得打破資源桎梏和掙脫資金枷鎖,其中上資本市場融資就是最好的一種直接融資手段。

      一旦成功上市,企業將獲得一個成本最低的融資渠道。動輒上億元,甚至幾十億元,強大如沃得般的規模型企業要想實現如此大量的積累,也需要數年甚至數十年的時間,但是,這在資本市場卻可以通過IPO或一次增發而輕松實現。

      沃得招股書顯示,本次成功上市之后沃得擬募集資金60億元,分別用于沃得農機農業機械裝備改擴建工程建設項目、沃得農機(沈陽)農業機械改擴建工程建設項目、沃得高新農業機械及其零配件改擴建工程建設項目、沃得農配農業機械零配件改擴建工程建設項目、沃得(泰國)農業機械及其零配件制造項目、沃得智云工業互聯網平臺建設項目、補充流動資金,坊間有人說是其中23億元用于補充流動性。

      沃得成功IPO之后,不僅僅是打碎了套在民營企業頸項上的資金枷鎖,更重要的是成為一個資本化、平臺化的農資企業,已經有近100億規模并有強大資本加持的沃得農機,必然會充當農機行業的自變量,對現有的競爭格局是有巨大“破壞力”的,筆者認為上市后的沃得將給農機行業帶來以下的影響:

      一是行業進入“雙沃爭霸”時代。

      此“雙沃”特指江蘇沃得和濰柴雷沃。大家都知道2020年濰柴動力收購雷沃重工之后新生的雷沃改名為濰柴雷沃。濰柴雷沃本來就是國內農機行業規模和體最大的農機公司,在進入濰柴系之后更是迸發出了強勁的活力和競爭實力,沒有資本加持和強大背景的沃得一度處于下風,但沃得成功IPO之后在資本上沃得就可以和濰柴雷沃掰手腕了。

      有人可能會說國內農機市場會出現“三足鼎立”的競爭格局,但筆者個人認為目前國內很少有企業有實力參與“雙沃爭霸”了。

      因為目前國內農機行業,只有沃得和雷沃的產品線最齊全,雙沃的產品線正在向久保田、約翰迪爾等全球知名的跨國公司看齊,且產品上戰略布局已經具備向全球化公司沖擊的基礎了。

      筆者認為國內農機市場已經進入了大企業競爭時代,且后期競爭主要在沃得和濰柴雷沃之間展開。

      頭部企業的競爭一方面會帶動行業的技術、產品、管理等諸多方面的升級,另一方面“神仙打架——百姓遭殃”,很多無辜的中小企業會被掃地出門。

      二是“蘇錫常”產業集群和“齊魯”產業集群南北對峙。

      國內有若干個農機產業集群,長期以來“齊魯”產業集群占據競爭優勢,尤其是以濰柴雷沃為領袖的濰坊產業集群是國內競爭實力最強的農機產業集群。

      “蘇錫常”雖然也有久保田、沃得、東風農機、常發等實力企業,但是“蘇錫常”的產業集群缺乏像濰柴雷沃這般絕對實力的領軍企業以及依附于強大企業的產業鏈和生態圈。

      有了資本加持的沃得,極有可能在規模和競爭實力上與濰柴雷沃平起平坐,沃得的再次強大,必將帶動“蘇錫常”產業集群地壯大,后期國內極有可能會形成“蘇錫常”產業集群和“齊魯”產業集群南北對峙的格局,兩個產品集群也將會發揮“虹吸效應”,其他地方的農機產業集群極有可能會萎縮。

      三是引發全球農機競爭格局動蕩。

      參考工程機械行業的發展歷程,徐工、三一重工、中聯重科等工程機械行業的領軍企業也曾經歷了如農機行業一樣的競爭環境,后來三一和中聯的崛起改變了行業的競爭格局,且激活了整個行業的活力和加快了行業的發展速度,壓縮了行業追趕歐美卡特比勒、日韓小松、現代、久保田等領先企業的周期,讓這些國產品牌從封閉的國內市場走向全球,成為有全球競爭力的工程機械大佬,改變了全球工程機械行業的競爭格局。

      有強大的競爭對手才有強大的品牌!

      “雙沃爭霸”大概率不會出現“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的零和結局,但最大的可能是引發國內農機行業大洗牌、提高行業集中度和促進行業技術升級和管理變革,從而帶動國內農機產業升級和進化。

      在這個過程中國內農機企業會加快走出國門,走向全球市場,雷沃、沃得等大企業應該會率先走出去,在海外建廠或輸出完整的產業鏈,這無疑將會改變全球農機行業產業格局和企業之間的競爭格局。

      總之沃得上市,打碎的是枷鎖,迎來的是一個全新的世界!同時也將對國內乃至全球的農機產業帶來深遠影響,期盼國內能迅速成長起來具有約翰爾一樣具有全球影響力的世界級企業。

    分享到:
    新聞來源地址: http://www.msign-sh.com/
    • 暫無評論
    加載更多
    人妻精品动漫h无码,日本免费一本一二区三区,日日摸夜夜添夜夜添国产,少妇找技师做性按摩视频在线观看